中老年人的微信江湖:爸妈的斗地主聊天群可能比你的赚钱多了

2017-10-20 11:18

  老爸今年56岁,和老妈两个人提前退了休,双双过起饲花弄草的逍遥日子。他说,要把江湖留给年轻人。

  没过多久,老妈响应时代号召,加入了小区的“夕阳红舞蹈队”,每天晚上7点,准时出现在小广场上震天响的音乐里。

  老爸也不甘示弱,跟着一些老哥们钓钓鱼。晚饭后,在公园门口的河边,小马扎一字排开。钓鱼发烧友们穿着双层口袋帆布马甲,坐进幽蓝的夜光灯里,盯着水里的浮漂,能待一晚上。

  他们自称是“近黄昏垂钓团”,因为如果白天去钓,指不定还要被巡逻的保安赶。

  天气好的时候,小区里会支起棋牌桌。这边是大爷们的楚汉争霸,象马車炮走得啪啪响;那边是老爸带领的牌桌,斗地主。

  但是老爸不爱当农民,不管牌好牌差总要叫地主,享受着尊贵的地主身份和以一敌二的快感。

  老爸说,没有好牌不要紧,地主的牌一定要摔得响,有时候靠气势就能赢下一半。

  老爸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吹得一手好牛逼,中老年牌桌上的气氛,常能被他带得比年轻人的夜场KTV还热烈。以至于下楼带孙女溜达的王阿姨,出门买菜的李嬢嬢都要停下来看上几局。

  老爸又仗着技术过硬,常年以地主身份驰骋乡里,周末甚至有附近小区的年轻人慕名来挑战。兴致高的时候,斗地主擂台赛如火如荼,多得小区的牌桌都装不下,最后被街道管事的停止开展比赛。

  眼见着外面不能玩了, 老爸干脆建了个微信群,把附近喜欢斗地主的牌友们都拉进来,将战场转移到了线上同城游。

  “老爸,你这牌还打得挺啊,没想到我们家还能出你这个远近闻名的地主。”我笑他。

  “别说了,现在群里的人可比隔壁的老张头老李头厉害多了,也不能靠气势赢了,我得再专研专研技术。”老爸苦笑说。

  之后家里的电视就常年放着斗地主实战直播节目,老爸每期必看,还要掏个小本把解说提到的斗地主技巧一一做好笔记。碰到精彩的厮杀,他能去网上反复看好几遍。

  年龄果然是不了一个人旺盛的学习欲的,老妈打扫卫生的时候甚至发现了老爸的好几本教材。

  凭着理论知识与实战经验的出色结合,老爸自然完美稳定了霸主地位,天天带着群里的人组局玩同城游斗地主,还时不时地开个课做分享。

  他发现群里120多号人,一天到晚组局不断,每人至少要玩个10局。加上周末更加活跃,每个月要消耗30000多张房卡,也就是牌桌费。如果自己去做同城游的房卡代理,一张房卡有4毛钱的利润,这样下来就是月入过万的收入了。

  老爸找到客服,又详细了解了一下,觉得这生意确实值得做,于是放下心来做起了同城游斗地主代理,零成本地开起了小区里首个线上棋牌室,一个月下来收入竟远比他想得还要多。

  老爸高兴地把鱼竿、渔包、钓箱、钓椅等装备全部更新了一遍,扩大了钓鱼事业,手上还余下不少闲钱搞点其他投资。

  他说下一步要整合资源,把微信通讯录上的老同学群、老同事群,老妈手上的养花群、养生群集中起来,找一找有没有潜在的牌友,再多开几个线上棋牌室。

  所以说,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成功,在赚钱这件事上,年龄根本不是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