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时的钱、40岁的线岁的工作

2018-06-24 18:41

  好莱坞今年的颁季刚好有Me too运动的东风相助,女性创作人登台拿于是尤其带着劲道。戏里,她们每个人的角色都有属于自己的,戏外,她们喜见那个对话语权渴慕多年的自己已渐成肌肉发达的母兽,美丽、灵敏、有力量,谁看谁养眼。

  Reese Witherspoon十几年前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她和比自己年长9岁的Nicole Kidman双双携各自的制作公司联合出品的《大小谎言/Big Little Lies》是这个颁季的大赢家,而早在2004年她俩便以不相上下的年收入($1500万)并肩站立在好莱坞最赚钱女演员榜上,Witherspoon还是当年唯一30岁以下的上榜者。

  如果你参演的电影不赚钱,没人会再找你拍戏。我自己就经历过,导我很想启用你啊可公司不同意啊,因为你没有(商业)价值。于是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事业规划,然后我想明白了,如果想有所成就,你横竖无法避开商业片。电影是一门生意,你不能一直说我可以靠拍不卖钱的文艺片活下去,尤其如果你有自己的目标和野心、希望能不断为事业创造机会的话。

  脑瓜聪明、野心茂盛、步步为营,一切都按照Witherspoon的计划按发展着,对吗? 对,除了她的婚姻。虽然当年Witherspoon在各种获致辞中无比情真意切地感谢老公并公开示爱,人家还是第二年就跟她离了。业界普遍认为是女方事业上的成功导致男方越来越不自在。浑身不自在。

  (就是参与出品《大小谎言/Big Little Lie》的那家)。两年后合伙人退出,她拥有了100%控制权。

  Paciific Standard的纲领就是购买大量以女性为第一主角的小说的拍摄版权

  ,不仅帮女演员Witherspoon摆脱好莱坞模式的,还让她成功转型女制片人Witherspoon。

  Pacific Standard购买拍摄权的其中一部女性小说便是后来爆得大名《消失的爱人/Gone Girl》,不过Witherspoon本人并没有在这部电影上花费太多心思,而是专注哺育了另外一个孩子《Wild》。不必为她没有参演《消失的爱人》扼腕,Withersppoon凭《Wild》的女主角色收获了第二枚奥斯卡影后提名,一举把自己拉出了表演事业的阴沟。2016年她和Otter Media合资成立了一家新的制片公司Hello Sunshine

  科恩嫂为自己的制片公司拿下的首部作品《奥丽芙·基特里奇》就带给她极大的回报:六座艾米杯,她本人也凭此片获得Golden Globe限定剧(limited series or movie award)最佳女主,对就是今年妮可基德曼凭《大小谎言》获得的那座。和《大小谎言》一样,《奥丽芙·基特里奇》的原著小说也出自女作家之手,并且是普利策获作品。

  但这部美剧对科恩嫂的非凡意义倒不在于演技方面的项,而在于它是她自己的第一部大女主戏:我开始对让人们知晓女性的情绪表达其实可以千变万化这件事感兴趣。之前我一直担任男主演的配角,但《奥丽芙·基特里奇》之后,我喜欢上了演大女主的感觉,再也不想回头啦。

  在科恩嫂三十六年的职业生涯中,她演绎的女性角色从来不是beautiful而是attractive并且一定长满扎心的刺。

  因为外型的关系,她在相当长时间里只能拿到给大男主配戏的小角色,而她那种愣能把3番开外的角色演成片中最受瞩目的人物的本事,就是在那段岁月中淬炼而成的:我会做的,就是为角色增加一些复杂性。

  (因为)我需要一个不会把这个角色浪漫化伤(sentimentalize)的女演员。我们不认为我们需要展示这个角色女性的、的、母性的那一面。她的并不以女性阴柔的形式表现出来,整部影片没有什么地方暗示她(曾经)是个好母亲,这个角色不是为了让观众用欣赏的目光盯足两个小时,也不想给观众上什么课。

  除非工作否则科恩嫂不化妆、不染发、还同行中司空见惯的打针和整形,但她一直保持着苗条灵敏的身段和旺盛的创作力。她也不做宣传,二十年前因为《Fargo》获奥斯卡影后之后就没接受过访问,她的公关总监会告诉你,作为Frances McDormand的公关总监,自己的工作就是和风细雨地告诉前来的记者我们不接受采访谢谢。

  如果你在大马上遇见她,她会你合影和签名的要求,但是会盯着你的眼睛问你叫什么名字,还会接受你的拥抱。因为她说自己做演员不是为了美美哒被拍,而是为了成为human exchange的一部分。而和你拥抱就是human exchange的一种

  实际上,《华尔街之狼》之于Margot Robbie,就像《Legally Blonde》Reese Witherspoon,《华》是导演马丁·斯科塞斯个人首部全球票房过3亿美金的电影,也让Margot Robbie声名大噪,然而找上门来的本子全都是让她演某大佬的火辣妻子或情人,这并不符合美中给自己的事业定位。

  LuckyChap Entertainment出品、Robbie主演的《花样女往/I,Tonya》取材于真实而震撼的女性故事:美国首位完成冰上三周半跳跃的选手坦雅·哈丁一方面是天才运动员,另一方面长期占据各大报的运动丑闻头条。1994年挪威冬奥会前哈丁涉嫌与前夫密谋在室竞争对手并因此被判终身禁赛,至今都把哈丁盖章为毫无体育的“坏女人”。

  有时候我会被吐槽说你举的例子虽然都很燃,但能不能多讲些离大家更近的中国女性的故事? 然而现实打脸,国内拥有自己制作公司乃至所谓“话语权的女明星确实不少,但看看她们拍出来的都是些什么玩意?

  不管是范冰冰、赵丽颖还是杨幂,参与制作和演绎的全都是换汤不换药还注水严重的玛丽苏故事,你倒是想了解她们个人的成长史、对事业的思考乃至女性问题的顿悟,得到的却只能是通过热搜和通稿塑造出来的千篇一律的完美人设。

  2007-09年,25岁-27岁女歌手的体力精力全盛期,她只能用于打官司和调养先天心脏病,2010-12年,28岁-30岁女歌手当仁不让的天后霸主期,她只能用于韬光养晦。据说那段时间张韶涵去了欧洲学习声乐,这种说法很可能靠谱,因为2012年10月发行的《有形的翅膀》中她的声音明显改善了许多,高音部分依旧穿透力强劲,低音部分的处理也日趋成熟。

  以前,她一个人撑起整个家庭(赡养母亲,把妹妹放在自己的公司栽培,供弟弟读书),后来,她一个人独自招架生活给她的磨砺,撑起坍塌的天空。现在,她凭《歌手》重新出现在地平线,充沛的元气和底气通过作品而一览无余。

  这还需要买她一直很努力的通稿么? 凤凰都比山鸡话少,张小姐说:我想做音乐,所以我回来了。

  被行业抛弃的那段时间,张小姐创立了自己的“天涵”音乐公司并任CEO,妹妹帮她打理日常,她自己继续做喜欢的音乐;还投资了自己的鞋履品牌TEMPTATION和墨镜品牌eyespy,据说还在美国买了一座岛,不知线日芭莎慈善夜中她阴差阳错站到所谓C位(center的)从而引发网络群嘲,没成想事不过半年她就凭作品翻红,这时候才有人出来说其实那次慈善活动,这位过气的昨日花张小姐比咖位大她很多的女明星捐的都多。

  最给力的就是这种女人,你以为她没了动静或者并不知她在忙些什么,但突然有一天她出现在地平线,你发现人家其实什么都有了。

  事情的关键,就藏在那些不露声色的不为人知里,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梦想和自律会带来什么。

  福布斯(Forbes)从2011年开始设立了《30 under 30》榜单,旨在表彰上一年在不同领域成绩卓著的30位30岁以下的青年才俊,2017年的入榜率是4.8%,比斯坦福和哈佛的录取率还低,这一年的福布斯(Forbes)中国的30 under 30榜上陈程就是用梦想、作品和自律实现话语权的代表。

  健身6年后创立的Monster Guardians,基于自身第一手感受和需求,全方位把控高性能运功服饰的品质维度:人体工学剪裁、四位拉伸面料、提高显瘦度的版型、和自建的供应链。所以Monster Guardians最开始是在热衷于健身的年轻人群中火起来的,他们理解中Monster和Guardians的意义是:

  “Monster代表了健身的过程,像个monster一样一直在磨练自己。Guardians是希望成为健身者的爱护者、支持者和守护者。”

  长腿优喜喜本人为了响应Me Too运动,今年的金球(Golden Globe)颁礼要求观礼女嘉宾全部身着黑色礼服,号称黑球,但这完全无损她们精光四射的元气魅力,《大小谎言/Big Little Lie》的另一位获女明星、在剧中扮演Paypal女高管的Laura Dern那纤瘦又充满力量感的漂亮臂膀在女人们心中掀起了一场小小的暴风:如果两周后就要过50岁生日的前辈都如此能自律、进取而美丽,我们又有什么借口不规划自己、不激励自己、不渴求话语权和成功呢?

  一直,要想活得漂亮,身体和思想都需要和自律。感谢您在这个思想匮乏的网络时代为广大女性输出优雅不谄媚的价值观,帮助更多人真正理解活得漂亮是一种敢做自己的洒脱。正如我们的运动装备陪伴更多女性享受自律于独处的乐趣。

  在今天的推文评论区分享你从何处获得身体和的能量,点赞数第一的将赢取Monster Guardians终极科技系列紧身裤一件,开时间:2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