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女孩有偿出租自己 记者暗访揭开内幕

2017-11-20 16:12

  普通白领、大学生、模特……都以小时计费收佣金,只要肯花钱,你就能把她们租出来,陪你聊天、陪你吃饭、陪你、看电影,甚至还可能……真有这么回事吗?

  这几天,记者经过暗访,揭开了这片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宁波的有偿约会服务的真实面纱。租与不租?租到什么程度?几乎完全由从业者自己来把控。

  下载个手机APP,注册自己的基本信息,上传照片。然后从平台上琳琅满目的妹子照片中,挑选一个自己看得比较顺眼的,按照妹子明码标出的价格,时薪从20元到100多元,选择租几个小时,微信支付相应费用,就等着妹子联系你吧。

  如果你认为,完成这一切动作之后,妹子马上就会出来跟你见面,那你就错了。记者也是经历了两次失败之后,才有一位妹子肯出来见面的。前两位妹子,加了记者注册的微信,没聊几句就选择退钱,约会。肯出来见面的这位妹子,也是在对记者进行了一番“审查”之后,才同意见面的。

  这位妹子,在跟记者见面时,透露了自己的“审查”原则:提供的本人照片不真实或没眼缘的,不见;明显的,不见;约在非公共场合的,不见……这位在平台上经过了实名认证的妹子名叫小燕(化名),她告诉记者,从去年在这个平台上注册出租自己以来,至今只接了三四单业务,并不是因为没有人租她,而是她自己pass掉了好多。

  小燕来宁波已经有好几年了,有一份正当的工作,只在空余闲暇的时候会选择接单。“闲着的时候,陪陌生人聊聊天、吃个饭,还有钱收,没有任何风险的话,我想很多人都跟我一样会觉得没问题的吧!”小燕说,被她pass掉的那些雇主,有的约她到偏远的地方玩,有的约她深夜泡吧,有的甚至一张口就要约她开房,这些人明显打她的坏主意,所以她肯定一口回绝了。“出价再高,我也不干。”

  据小燕了解,跟她一样在这个平台上出租自己的女孩,光宁波区域内的就有二三十人。这些妹子的年龄普遍在20岁到30岁之间,大都是有正当职业的。“我只能我自己对雇主的选择是很苛刻的,而且我能提供的服务也就这些,绝对不涉及身体接触之类,毕竟我做这份兼职并不是纯粹为了钱。”小燕偶然间透露,在她们这个圈子里,也有女孩接单率比较高,至于提供的服务范围,她就不好评论了。“人各有志,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只要雇主没有不满意,一般约会成功之后,平台就会把雇主支付的租妹子费用全额转发给妹子。小燕在每次约会成功后,也都收到了雇主事先约定的费用,所以她并不知道平台靠什么来挣钱。也许正因为如此,她觉得平台只是提供了一个类似咖啡厅、酒吧一样的社交场所,对她们这些妹子的监管几乎是不存在的。

  按照小燕的说法,平台对她们这些妹子的实名认证,不过只是一张她们自己上传的身份证正照片,难辨;而对她们的约束力,仅仅只有客人在约会前事先支付的费用。所以,妹子会不会按常理出牌,全凭她们自己决定了。

  令记者没有料到的是,记者尝试在这个平台上登记注册信息出租自己,不但不需要像小燕说的实名认证,甚至提供了部分模糊的个人信息,都能成功“上架”。

  在通过微信添加该平台号之后,记者点击了页面下方的“出租自己”,跳出来的界面要求记者提供一张照片或是图片,关于性别、年龄、职业等身份信息,以及一个微信账号和一个手机号码即可。这些资料可以任意填写,比如记者了一个名字,并将性别由“女”填成“男”,10多分钟后也一样通过了审核。

  此后,记者就通过出租自己的操作页面,准备“上架”招揽生意。在操作界面下方跳出来一条“我同意遵守平台协议”上架的提示,只要点选了这项,就可以出租自己了。

  记者研究了一下这份“使用协议”,其中提到:线上及线下的活动不得违反现行法律法规,如有违反,将对违规行为进行处理,并配合有关机关用户及其他主体的权益;租约过程中不得出现涉黄、涉毒、违法乱纪等问题,一经发现平台有冻结用户账户的,并有协助机关提供身份信息调查的义务等等。

  租人软件从去年开始流行,突然之间就席卷了各个大中城市。在微信搜索“租人”,跳出来的APP并不止记者昨天暗访的这一家。这些“租人”平台的账号主体,有的是从事网络推广服务的公司,还有一些则以个人名义注册,没有任何相关资质,而且一些APP推送的历史消息的配图极富挑逗性,关键词提示也让人浮想联翩,比如“”、“事业线”、“长腿”、“校花”等。

  在这些平台,出租自己和租人的方式都十分便捷容易,只需要成为平台的会员即可。由于注册无须实名,出租者和租人者判断对方的意图、人品、交易的可能性,主要是通过平台的介绍和个人微信主页,但两者常常会让人觉得疑惑,比如,在租一个男生时,记者从平台的信息得知,他是宁波一所高校的大二学生,但看他的个人微信主页却更像一名微商,几乎没有关于校园生活的内容。

  无法核实注册者真实身份,租人者和出租者的人身、财产安全如何得到呢?记者联系了暗访的这家平台客服。客服称,为了避免被骗,交易双方最好一切付款走平台;如果对方意图不轨,方都可以进行投诉,投诉后平台将对疑似不轨账号进行下架封号。但这样的约束对于真正有不轨意图的人而言,其实是很弱的。

  如果仅仅只是吃饭、看电影、聊天,双方的约定在法律上接近于服务合同,一方付出自己的时间,另一方支付一定数额的,只要没有违反法律、行规的强制性,应该是可以的。

  但像“通过租人软件租赁男(女)友、谈恋爱”的约定,至少在目前,很难符合一般社会的价值观。这样的约定是否有效,在法律上也是有争议的。比如有观点就觉得,合同是双方的合意,法律无即可为,不应该做出否定评价;但也有观点认为,把人作为标的物进行租赁、买卖的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是无效合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鲍欣媛说,从记者调查的情况看,这种租人软件存在诸多安全隐患,比如平台对用户信息审核不严、准入门槛低,对注册人员缺乏约束力,极易成为滋生犯罪的温床。而且目前国家对这种第三方软件的监管较弱,一旦涉及、诈骗等违法犯罪问题,查处起来会较为困难。

  “如果该类软件明知平台有交易而不管,我个人认为,涉嫌容留他人罪中为他人提供场所的行为。”同时鲍欣媛提醒,无论是出租者还是租人者,都应当提高意识,和法律的界限。